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八十五章 双圣并立(1/2)
我若修仙法力齐天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江湖司中。

  李淳风、傅人君。

  一者是钦天监这些年的负责者。

  一者是朝野退役的员外散骑常侍。

  李淳风入了钦天监,但傅人君却是因为道家不喜约束,只是在朝廷挂名。

  但若论两者的影响力,却是傅人君更胜一筹。

  这是李淳风所需要面对的老一辈,也是推动新历的重重障碍。

  傅人君擅长历算、推步之术,在朝廷的人脉极多。

  即便远在滑州,也不乏朝廷支持者屡屡维护。

  傅人君所受尊敬更是诸多,只是傅人君被李鸿儒抓了小辫子,一脚踢翻,此时有脾气也发作不得。

  甚至还被李鸿儒将了一军,直接与李淳风面对面的对立起来。

  “你就是李淳风?”

  傅人君抬眼,这才望向这个还捧着书的后辈。

  在相师这个圈中,他就是德高望重的前辈。

  一行有一行的规矩。

  在一些人看来只是如此的人。

  但在相关行业中,对方就是难以绕过去的大山。

  譬如画画,画者诸多想超越前人,便不得不对比顾恺之、张僧繇等人。

  但外行并不会关心一个画师如何。

  相术术算这行也是如此。

  一些人并不关心的傅人君就是相术这行当的老前辈和老资历。

  但李淳风是相术行业的佼佼者,更是大唐钦天监台正,他应对时不得不提起一颗心思。

  “太史令余俭大人称您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,才将大唐历法完善,晚辈李淳风不才,找了十八处重大疏漏”李淳风客气道。

  “我听闻过你的十八条意见,条条皆是歪理,端得上是毁天历之罪名,只是陛下仁慈,才不做追究!”

  从地上爬起,傅人君一脸疼痛之色。

  但他嘴上没有客气,直接全盘否定了李淳风之言。

  “今日有太子在此,你我嘴斗不如法斗,若您心思坦荡,何不让我看一看,你发声的反对是真心还是假意,是不是只是想着维持自己的名声和地位。”

  李淳风缓缓放下《紫微斗数》,抽出自己那把常用的拂尘。

  他这拂尘有个好名字,叫‘万丈青’。

  自从李鸿儒摸过一下,就有些流口水。

  符合太吾布帛的要求,他也感觉比自己那把避土拂尘要上档次得多。

  李淳风的万长青拂过,荡起一圈圈风浪,将傅人君此前演法的灵香齐齐扫空。

  “你要如何斗?”傅人君问道。

  “当着三清祖师,你我元神之下对问互答,身体同写《戊寅元历》,心虚不肯定者的笔力自然能被看出”李淳风回道。

  “那便起坛!”

  江湖司的应榜场合变成了李淳风和傅人君斗法。

  太子啧啧称奇时也极为关注。

  这是一次重大的见证,甚至可能波及到大唐历法的定制与完善。

  若李淳风败,朝廷脸面稍微有些丧,但李淳风是后辈,败在前辈手下,多少也算讲的过去。

  若李淳风赢,大唐定历很可能要被更改,傅人君折了面皮事小,但诸多贡献难言,相术界地位亦会一落千丈。

  相较于傅人君,李淳风付出的代价很低。

  此时傅人君被李鸿儒推上梁山,他更是在此处。

  这让李淳风祭出了全部心神,想着抓住这次机会。

  “三清祖师在上……”

  斗法场所从江湖司大堂中迁到府邸之外。

  此时一尊三足鼎摆放。

  李淳风和傅人君双双站立,各持三株香。

  待得双方将道家的祷言诵读完毕,各自将三株香插入了三足鼎中。

  “一炷香时间为期!”李淳风道。

  “那就开斗吧,看看谁才是真心和假意!”

  傅人君语气毫不谦让,缓缓盘膝坐地。

  傅人君的对面,李淳风亦是盘膝而坐,拂尘飞在了头顶上,护持着自己周身。

  两人面前铺着宣纸,双方又持笔。

  此时,江湖司府邸之外人潮开始汇聚。

  裴绍不得不让诸多执刑者去维持秩序,待得太子从皇城抽调了数十位羽林军,场面才安静了下来。

  三足鼎之下,李淳风闭目,傅人君同样如此。

  两人手指笔墨,数秒之后,两人开始同步写字。

  “文人斗法就这模样?”万文石奇道。

  “你若能遁出元神,就大致能看到他们的争辩了!”李鸿儒回道。

  他天眼蠕动,远处李淳风和傅人君的元神尽在眼中。

  只是天眼也有着极限,只能看,不能听。

  他所见皆是两人嘴角喃喃,不时伴随着激烈的辩驳。

  倒是江湖司府邸附近,数个大儒身影出现,在找了人防护之后,亦是钻入半空在那儿探听。

  “元神境界!”

  万文石眼发异光,满脸向往。

  他好一阵盯着李鸿儒。

  他身上的儒家浩然正气的引导源于李鸿儒,他的元神境也只能放在李鸿儒身上。

  与其说张果子是李鸿儒的徒弟。

  倒不如说是他在接受李鸿儒的教导与传授。

  万文石觉得自己才是开山大弟子。

  但他心下也很清楚,这是他主动献书《万家剑典》,又在江湖司替李鸿儒办事才有的回报。

  如张果子那般被李鸿儒卡得死死的,这种交换性